美國離監獄比較近
「美國經濟好像滿糟的,已經有三千萬人失業或未完全就業。」
我跟一位有內在美的朋友聊起美國的狀況。
「沒有感覺耶,我兒子在美國的生意還是很好啊,你看道瓊指數不是上萬點了嗎?」看他這麼熱愛美國、維護美利堅的形象,甚至連提到俄亥俄克里夫蘭這些字眼時都顯得眉飛色舞,讓我不得不轉換其他話題。
想到七月底我從台東長濱開車走玉長公路,穿越綾線隧道後在一眺望縱谷的觀景亭偶遇一從台南開車來的夫妻檔教師。聊完彼此的行程後,我見男生T恤前有英文俄亥俄字樣,問明他們從前在該地讀書,
就順便提到阿帕拉契山區居民的窮困。
「台灣山地鄉原住民也很慘。」
「他們不是印地安人或黑人,而是傳統白人,很多人沒水、沒電、沒洗過熱水澡。
美國報紙都登出來了,台灣原住民沒有這麼糟啦!」
「不可能吧?我不相信!」
我只好把話題岔開到他們將前往的花蓮景點。
一位曾在美國念書、工作過的近親也有同樣的心態。跟他說美國已被去工業化加上負債過鉅,經濟復甦無望,很可能步日本的後塵。他就回說:「美國物產很豐富。」提醒他很多證據顯示,911攻擊是美國當局為對外侵略所導演的不惜犧牲三千條人命的苦肉計。他的反應是:「又是中國人放出來的陰謀嗎?」
唉!以洛克菲勒為首的統治集團透過教育宣傳對美國人的洗腦催眠真是成功。這些對母文化沒有自信之徒,在精神上一下就成為美國文化的俘虜;美利堅的一切是他們信仰的核心,
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一位旅美友人就為她七歲的兒子已在學校學習模擬投票而自傲認為山姆大叔是地球上少有的物種( rare species on the planet)。此說要是成立,其他民族豈不都成了次等或下賤人種?
難怪有位親戚會跟我感嘆:
「凡是去美國念過書的人都是一個樣,盡講美國的好話。」
其實不止如此,他們還專講台灣的壞話呢!用自己故鄉的陰暗,來烘托異鄉的明亮;對自己成長之地總是冷嘲暗諷,對美利堅則熱情吹捧,好像非如此負面形象哺育自身的出生地,不足以證明自己移民選擇的高人一等。
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剛回國的前述親人就常提到,他在美國看到香港明報月刊報導,發動西安事變的楊虎城在一九四九年國民黨垮出大陸前夜,被蔣介石下令特務把關押中的他殘殺掉。
此說意在影射當前統治台灣的國民黨如何殘暴專制也。
我當時年紀小,只好聽而受之。如果是現在,
我會提醒對方:
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美國德州達拉斯有一個人在光天化日的大街上被公然屠殺了,
他住白宮,名叫甘迺迪;
五年後他的弟弟羅伯在邁向白宮之路的初選中死於非命;
羅伯遇害前兩個月,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也遭槍擊身亡。
此外,美國這個以「人權」妝扮得分外妖嬈的民族墳場(從印地安人、黑人、華人,甚至白種的猶太、義大利等民族所遭遇的悲慘與不公,可推知美國並非宣傳中的民族熔爐)從1835年以來,共有安德魯·傑克遜(1835)(未死)、威廉·亨利·哈里森(1841)、扎卡里·泰勒(1850)、林肯(1865)、詹姆斯·加菲爾德(1881)、約翰·甘迺迪(1963)、
隆納德·雷根(1981)(未死)
等七位有個性、有能力的總統遭暗殺。
這種傷亡率比二次大戰登陸諾曼第的一線部隊還要高。
可知表面民主的美利堅,其血腥殘暴不輸獨裁者蔣介石也。
去年夏天我意外聯繫上一位回台省親的旅美大學女同學。多年的時空阻隔,並不妨礙當年的同窗之誼,我們聊了很多。她有個話題讓我滿意外的。她提到她公公有些中學同學在二二八事件中被波及,我回應說我也有遠房親戚在之後的白色恐怖中遇難,
亂世是沒有人權的。
針對他們的心態,我在一年後寫了篇<二二八在美國>。記述一九九二年因種族歧視所引起的洛杉磯大暴動,造成53人死亡,兩千三百多人受傷,一萬人被逮捕,近十億美元的財產損失。並指出這起暴動跟一九四七年發生在台灣的二二八事變有些類似,同樣是深層社會矛盾藉由一宗警民糾紛爆發一系列搶、殺、打的混亂,
最後以軍隊鎮壓的悲劇收場。
說白色恐怖,上世紀五零年代美國參議員麥卡錫掀起的恐共風波,就使演員查理·卓別林和「原子彈之父」羅伯特·奧本海默等著名人士被抹黑為蘇聯同路人,前者被迫離美赴歐並禁止入境,後者被解除有關軍事機密之職務;科學家朱利葉斯與艾瑟爾·羅森堡夫婦甚至為此被送上電椅處死;許多演藝界人士也被迫害致失業或流亡甚或判刑坐牢,其中最著名的是十位電影工作者因拒對國會回答自己的政治信仰,被控以藐視國會
罪,同時也丟掉了飯碗,此即著名的「Hollywood Ten」也。
不久前去世的中國飛彈之父錢學森也被關押、軟禁、剝奪科學研究五年,最後回中國效命,
發揮比美國人稱其相當五個師更大的力量。
他後來堅拒老美的邀訪:
「這是美國佬耍滑頭,我不會上當。當年我離開美國,是被驅逐出境的。
按美國法律規定,我是不能再去美國的。
美國政府如果不公開給我平反,我今生今世絕不再踏上美國國土。 」
一九四七年在台灣參與政治活動,固易遭不測;可一九五零年代的華人在美國即使遠離政治,
一樣會有麻煩上身。
已故女作家張純如在《美國華裔史》(The Chinese in America)就提到,
當時美國官方對華人報業的迫害。
他們先由財政部傳喚 China Daily News 這家全美最大華報的骨幹人員,再由司法部起訴主編 Eugene Moy 等五位報社員工違反外國資產控制規範,成為該法一九一七年通過以來的首例。
Moy服刑二年出獄後旋即死亡。
把人整死還不夠,FBI 幹員還到處威脅訂戶放棄訂閱。紐約一位華人手工洗衣聯盟的英文秘書 Tan Yumin 一再被特工質問為何要訂閱該報,
逼得他從布魯克林大橋跳下以求解脫。
寄語這些陶醉在虛假的美式文化中,而沒有母文化根性者,別老是在美國遙指台灣的陰暗面。美國的印地安人被誰殺戮?黑人又是遭誰奴役呢?是誰用「排華法案」來打壓墾荒、採礦、築路有功的華人?如果真有愛於台灣的話,
請多為鄉土帶來光亮。
在變身美國人以驕台灣親友之餘,也該注意自己論事是否偏頗而缺乏平衡感。如果不是駝鳥的話,就請鼓起勇氣去面對911 truth.org所呈現的真相 ;二二八還是亂世中的悲劇,
可九一一的幕後黑手是要在伊拉克推展民主人權的。
這些香蕉們永遠不會了解美國麻州哈次布魯克高中一位女生 Sayre Allyn Herrick 的動人覺悟:
「地圖上的國界和名稱都是人類創造出來的。區隔我們的人為國界是短暫的,瞭解這點之後,
就能看清地球上的我們其實是一家人。 」
「正視最根本的成見,如實瞭解這些成見,體會這些成見對我們的影響,是我們的職責。在那之後,我們才能開始行動,
讓後代子孫永續生存。 」
一個道地的美國人,一位美國異議者,被譽為美國知識良心的麻省理工學院教授Noam Chomsky,
曾語重心長地對他的同胞有所點醒:
「美國人民最重大也最艱鉅的挑戰,就是攬鏡自照,看清事實。」
七年前有朋友從美國電視上看到台灣的各種亂象,放話說台灣怎麼能住人。我心想你們這些「高等華人」,如果那一天住進關押了二百三十九萬人的美國監牢中,
恐怕還是彈那個調調:美國監獄才能住人耶!
在美國教書四十年的天下雜誌創辦人高希均有段論調:
「與其他國家相比,美國還是離天堂最近,離地獄最遠的地方。」
高教授如果參考普立茲獎得主 Joseph T. Hallinan 在其名著《溯源:監禁國之旅(Going Up the River: Travels in a Prison Nation )》中的一段警語:
「聯邦政府的預告顯示坐牢將如家常便飯。每十一個男人有一個一生中會被監禁;如果是黑人,四人中就有一位。(so common is the prison experience tha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predicts one in eleven men
will be incarcerated in his lifetime, one in four if he is black.)」
就知其眼中「時時有搶劫」的「自由天地」,
其實離監獄比較近。


 

.
創作者介紹

yezngcuqyp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